三河新闻网

三河新闻网是河北省三河市最大门户网站,网站汇集三河新闻,三河房价,三河人才信息,三河租房信息,三河二手等信息,为您创造真实温暖的网络生活。



《李清照》——半生烟雨,半世桃花(其三)云中谁寄锦书来

寂寞深闺,柔肠一寸愁千缕。惜春春去。几点催花雨。

倚遍阑干,只是无情绪。人何处。连天衰草,望断归来路。 ——《点绛唇》

江梅已谢,红桃不开。世间的美好总是稍纵即逝,一如她与明诚。红烛软帐,两情相悦。最终敌不过一场分离。

事实上,人间多的是离散,现实也少不了兵荒马乱。正如雪域一个不朽的传说“世间安得双全法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”

也许只有经历过夫妻分离,方能明白。儿女时期的伤春悲秋的感怀是多么的不值一提。锦绣鸾床上的寂寞,才真是让人彻骨心寒。

据《宋史》记载元佑年末,高太后离世,宋哲宗亲政。旧党一派从此便成了风中柳絮,雨中浮萍,毫无立足之地。蔡京一派青云直上,苏黄一党频遭贬谪。

到了徽宗即位,便是更加重用新党,从此对旧党彻底打压。这对赵家可谓是一件大喜事,但李格非当时与苏轼等人来往甚密,被牵连至“元佑党人”。

李清照本以为赵挺之会顾及联姻关系上会救父亲于水深火热之中,却又不知他正在酝酿一个亲近皇室就此飞黄腾达的富贵梦。“炙手可热心可寒”赵挺之早已将其父女二人拒之门外。

时年九月,朝廷颁布法令昭告天下“宗室不得与元佑党子孙有服亲为婚姻,内已定未过礼者并改正”可谓祸不单行,不幸的人生活让你加倍饱尝。

不忍看见父亲遭受牢狱之灾,却又无法获得公公的救助。百般煎熬之下,李清照只好收拾行李,暂别汴京。

自此,与赵明诚相隔水天一方。

孤独的长夜里身旁再无一男子温暖自己冰冷的身躯。那个曾与他相约写下千山万水的人此刻又在何方?

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

红藕香残玉簟秋。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云中谁寄锦书来,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

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 ——《一剪梅》

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。纤纤擢素手,札札弄机杼。终日不成章,泣涕零如雨;河汉清且浅,相去复几许!盈盈一水间,脉脉不得语。

天规森严尚,尚许每年七夕牛郎织女鹊桥相会。而人间的戒律为何如此决绝?

新婚宴尔,便与夫君被迫分离。第一次独自经历七夕,分离的苦恨,将相思之情燃至了极点,似乎要将心切碎。

天地间多少恩爱的夫妻,此刻正在相互依偎。而她却只能一人独守深秋,怎不感生凄凉?七夕是他人的花好月圆,却是自己的寂寂空房。

那年深秋,阵断鸿声。地面肃清,只她一人乘舟,漂泊在寂寂湖面,向天边划去。

熟悉的场景,熟悉的小舟,泛舟湖上,李清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,误入藕花深处的心境却再已不复存在。如今成为少妇的她只携几尺兰舟,惯看秋风。

无尽的相思在寂静黄昏里游荡,在清冷的湖水里寂静流淌。凉风阵阵,她裹紧凉薄衣衫。大雁飞过,鸿声渐远,望断天涯,锦书难托。

本想借舟泛湖以此消愁,怎料愁思愈浓 。那些昔日里温润的场景,此刻涌入心头,掀起阵阵涟漪。眼前却只是花自凋落,水自东流。良辰美景,赏心乐事,随着岁月的流逝,终成一朵浪花埋藏在记忆的深处。

“何时倚虚幌,双照泪痕干”不禁想到远在汴京的夫君,纵相隔万水千山,他是否此刻也是“离愁别绪,忧思如我?”“晓来谁染枫林醉,总是离人泪”此刻他可否望着月光思念着远在天涯路尽头的我?

为伊消得人憔悴

薄雾浓云愁永昼,瑞脑消金兽。佳节又重阳,玉枕纱厨,半夜凉初透。东篱把酒黄昏后,有暗香盈袖。莫道不销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。 ——《醉花阴》

绿水青山,人间依旧,变幻无常。时过境迁,转眼又是一年重阳。

瑞脑缓缓燃烧,轻烟弥漫,一如她的思绪,千丝万缕,斩不断,理还乱。白日如此漫长,也只是浑浑噩噩。到了夜晚,又是“天阶夜色,凉薄似水”没有人陪伴的夜晚,漫长的秋夜似一把无情的利刃,刺痛她的每一寸孱弱的体肤。

已然入梦,似曾相识的场景,夫妻二人对花啜茶,蓦然醒来,只是凉透的被褥。推门东去,菊花盛放,却只是徒增伤感罢了。

“思君之苦,一涌心头,挥之不去。”一介女子,只想伴夫君左右。只可惜如此细小心愿上天不遂。举杯敬愁,纵有暗香盈袖,亦无人垂怜,徒增满腹伤怀。

“莫道不消魂,帘卷西风,人比黄花瘦”那份清风冷绝,相思蚀骨的心情无半分娇嗔,怎不让人怜惜?黄昏深处,有一女子,才貌双全,形如黄花。

许是上天垂怜,或是赵家不幸。新旧党派纷争结束。蔡京为相,赵挺之与他的矛盾日益显露,导致赵挺之不得不辞掉任职。五天后,其悲伤过度而亡。

蔡京变本加厉,查抄赵家。虽诬陷不成,也使赵家人士遣散,不得入朝为官。

于是赵明诚带着李清照回到了青州老家,再不必理会官场的是是非非。有情人在一起,空气都是甜的。

愿有一段岁月,以梦为马,不负韶华,行于路途,不恋名利,求得一份安逸。

难得的归隐,难得的闲适。人生之路大起大落,李清照格外珍惜命运的妥协,现在,她终于可以享受静谧的时光。

远离了纷争,赵明诚与她收藏金石书画,一起为书房取名为“归来堂”“倚南窗以寄傲,审容膝之易安”清照取号易安。人生就是这样,低到尘埃,才能盛开鲜花,荡到谷底,方能跃上云端。

青州的这段时光,天天洋溢着幸福。倘若能终身如此,亦不枉费那一场伤心。若命运的每一次相逢,都能甜蜜至此,历史的书卷里的李易安便也不会如此闪耀。

谁也不知十年之后会是怎样,或如现在般闲适恬淡,也许又是另一番光景......

该文章转载自:99热在线视频观看免费

 标签: none

作者  :  admin



关于我

about me

admin

联系我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