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河新闻网

三河新闻网是河北省三河市最大门户网站,网站汇集三河新闻,三河房价,三河人才信息,三河租房信息,三河二手等信息,为您创造真实温暖的网络生活。



是真名师自风流:他少年做公子,像个翩翩公子;当教员,像个老师

“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 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……”这首传唱极广的歌曲《送别》的词作者李叔同,一生有多个身份。他演过话剧,学过油画,学过钢琴,办过报刊,在多种身份中转换自如,而且“做一样像一样”。俞平伯曾如是评价李叔同:“李先生做一样像一样:少年时做公子,像个翩翩公子;中年时做名士,像个风流名士;做话剧,像个演员;学油画,像个美术家;学钢琴,像个音乐家;办报刊,像个编者;当教员,像个老师;做和尚,像个高僧。”李叔同又是我国近代艺术教育的先驱。是他第一个把油画、西洋音乐和话剧介绍到中国来的。

在浙一师任教的李叔同,一改过去西裝革履的留学生打扮,穿起灰色长袍、黑色马褂、黑色布鞋,严肃而朴素,完全像一位教育家了。 在浙一师任教期间,他先后开设了素描、油画、水彩、图案、弹琴、作曲等课程,还开设了写生课,并第一次在中国开裸体写生之先河。先后培养出了刘质平、丰子恺、潘天寿、吴梦非、曹聚仁等一批日后卓有成就的文艺家。

他的学生丰子恺作如下描述:“看见李先生的高高的瘦削的上半身穿着整洁的黑布马褂,露出在讲桌上、宽广得可以走马的前额,细长的凤眼,隆正的鼻梁,形成威严的表情。这副相貌,用‘稳而厉’三个字来描写,大概差不多了。”吴梦非说:“弘一法师的诲人,少说话,是行不言之教。凡受过他的教诲的人,大概都可以感到。虽平时十分顽皮的一见了他老,一入了他的教室,便自然地会严肃恭敬起来。但他对待学生并不严厉,却是非常和蔼,这真可说是人格感化了。”

在浙一师,图画和音乐这两门课程向来是为学生所忽视的。自从李叔同先生来校任教之后,大家忽然都重视起來,几乎把全校学生都吸引过去了。课余常闻琴声歌声,假日总见学生们成群结队外出写生。这是什么原因?一半是李先生对这两门艺术的造诣深厚,教导有方;一半是李先生有很大的感化力:他宽厚待人,要求严格,对人对事都非常认真。

每次上课,李先生总提前到教室,把要讲的内容写在黑板上,把钢琴打开,端坐在讲台边。学生们嚷着吵着涌向教室,一见李先生,便一声不响的坐到自己的位子上。上课铃响了,李先生站起來,深深一鞠躬,开始讲课。

上音乐课,如有人不唱歌而看别的书,下课后李先生用很严肃的声音郑重地说:“某某同学,你等一会出去。”这同学只得站着。等大家都出去后,他用很轻很严肃的声音说:“下次上课不要看别的书。”说完微微一鞠躬,表示“你出去吧”。这个学生很是惭愧。

李先生对待同学的态度总是很温和,从未疾言厉色。因此同学们上李先生的课都很认真,总想学得好一点,才对得起李先生。

有一次,下课时,有人把门关得很响,李先生走出去和气地叫这同学转达来。进教室后,李先生用很轻很严肃的声音說:“下次关门要轻轻的。”说完微微一鞠躬,等这个学生走出去后,他轻轻地把门关上。

李叔同平时的言语虽然不多,但同学们个个怕他,也个个爱他。怕的是李叔同那种威严,爱的是李叔同的人格。

以上几则体现的是大师“庄”的一面,下面这则为大家所津津乐道的故事,表现出大师“谐”的一面,或许是“亦庄亦谐”吧。

有一次李叔同给学生们上弹琴课,正在范奏的时候,有一个同学放一个屁,没有声音,却是很臭。李先生及十数同学全部沉浸在亚莫尼亚气体中。同学大都掩鼻或发出讨厌的声音。李先生眉头一皱,自管弹琴。一曲终了,亚莫尼亚气也终于散光了,他的眉头方才舒展。下课铃响了。李先生立起来一鞠躬,表示散课。未等同学出门,李先生又郑重地宣告:“大家等一等去,还有一句话。”大家肃立。李先生用很轻而严肃的声音和气地说:“以后放屁,到门外去,不要放在室内。”接着又一鞠躬,表示散课。同学都忍着笑,出门后快跑至远处,大笑不止。

李叔同说:“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,人生一乐也。”天下“英才”常有之,能将“英才”培养成“英才”的,才能称之为教育家。“英才”常有之,而教育家不常有,古今一也。

该文章转载自:34pao 34pao免费视频

 标签: none

作者  :  admin



关于我

about me

admin

联系我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