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河新闻网

三河新闻网是河北省三河市最大门户网站,网站汇集三河新闻,三河房价,三河人才信息,三河租房信息,三河二手等信息,为您创造真实温暖的网络生活。



吃喝嫖赌抽患梅毒致盲,音乐天才阿炳由富到穷卖艺糊口的跌宕人生

阿炳,原名华彦钧,1893年8月17日出生于无锡市,民间音乐家,正一派道士,因患眼疾而双目失明,1950年12月4日逝世。他刻苦钻研道教音乐,精益求精,并广泛吸取民间音乐的曲调,一生共创作和演出了270多首民间乐曲。其父华清和为无锡城中三清殿道观雷尊殿的当家道士,擅长道教音乐。

图注:阿炳

华彦钧3岁时丧母,由同族婶母抚养。8岁随父在雷尊殿当小道士。开始在私塾读了3年书,后从父学习鼓、笛、二胡、琵琶等乐器。12岁已能演奏多种乐器,并经常参加拜忏、诵经、奏乐等活动。18岁时被无锡道教音乐界誉为演奏能手。

阿炳并不是一个安分、听话的人。父亲华清和在世时对他管教是很严的,但阿炳还是很调皮。阿炳经常偷父亲的钱,华清和的钱藏来藏去都藏不住,最后甚至藏到屋顶的瓦片底下,阿炳都会偷到。还有每年六月雷尊殿有香汛,香火钱很多,香汛时规矩很严,香火道人连口袋都不能用,但阿炳有办法,在殿里他假装用粗草纸擦手上的蜡烛油,一边擦一边偷偷地将钱藏在粗草纸里,揉成一团,往墙角落里一扔,等到没有人的时候再去拾。

图注:道士

父亲华清和去世后,21岁的阿炳成了雷尊殿小当家,这就再没有人来管他了。照雷尊殿当家的身份,阿炳完全可以衣食无忧,但是他和他老婆董催弟两杆烟枪,都抽大烟,那个费用多大!除了抽大烟外,阿炳还喝酒吃香烟。生活败落后,有时想吃香烟手头却没有钱,就到附近小店里去欠,这时他是一定要欠到的,不欠不行,如果店主不肯欠他就要骂山门——不过阿炳也很爽快,一旦有了钞票就马上去还。

当年洞虚宫雷尊、火神二殿合用的山门日夜开着,门楣上有“古三清殿”砖刻。进山门,甬道东侧是雷尊殿,西侧是火神殿。雷尊殿已经破败不堪,殿内供着雷公、电母,两边是风伯、雨师等塑像。阿炳的矮平房有三十平方米左右,屋内桌椅残缺不全,床是竹榻,灶是行灶,可以说是家徒四壁。阿炳个子在一米七二到一米七四之间。他方面大耳,鼻正口方,头上有个用小辫子绾成的道士发髻。他脸色黄里透青,嘴唇上有几根八字胡须。阿炳最引人注目的是歪戴在鼻梁上的那副墨镜,墨镜的一条腿已经掉了,只好用条细绳圈套在耳朵上,于是整副眼镜就一高一低地挂在他的鼻梁上,让初次看到的人哑然失笑。

图注:阿炳

阿炳二胡厉害在两根弦。一般人的二胡都配用丝质中弦和子弦,阿炳却用粗一级的老弦和中弦。两根弦绷得又紧又硬,手指按弦非用足力不可。阿炳的双手满是老茧,右手的拇指、食指和中指,左手的掌面以及除拇指之外的四个指的指面上,处处是苦练的标记。他所拉二胡的音色又糯又甜。而且甜而不腻,糯而不黏。他的琴音嘹亮异常,音波传递极远,根本无须借助话筒扩音器等电声设备,当年只要一踏进崇安寺山门,就能听到阿炳的胡琴声,崇安寺里很闹声音很杂,但是随便什么声音都压不住他的琴声。阿炳的二胡声有股不可抗拒的艺术魅力,瞬间便能引发听者心灵的共鸣,使你的心潮随着乐曲的旋律而起伏荡漾,听过他演奏的人无不有着“一曲难忘”之感。

图注:拉二胡唱戏

阿炳胡琴的模仿技艺特别高超,他随手就会在胡琴上拉出无锡土话“谢谢你”“你吃饭了吗”“你好”“再会再会”等。最能表现阿炳胡琴模仿绝技的,是“狗抢肉骨头”和“老鹰抓小鸡”两个精彩片段。阿炳在用胡琴表演“狗抢肉骨头”时,开始总是先用话绘声绘色做一些铺垫:在无锡最有名的三凤桥肉庄门口,有两只狗在寻吃的东西,一只是黑狗,另外一只是白狗。忽然从店里头拋出来一块肉骨头——这时胡琴上就发出“吧嗒”一记的声响,于是两只狗就开始抢肉骨头。黑狗是黑狗的叫声,白狗是白狗的叫声,争抢非常激烈。

图注:拉二胡

正当黑白两只狗难分难解的辰光,又有一只黄狗飞快地跑过来,也参加了争抢。三只狗的叫声这时就混在一起,交错不绝,争抢越来越激烈。阿炳胡琴拉得极快,声音虽然杂乱,但三只狗三种叫声却始终分得清清楚楚。阿炳这时又用语言补充:店里的老板娘听得不耐烦了,她举起一根扁担就朝黑狗的屁股打上去。只听见黑狗一声惨叫,丢掉肉骨头落荒而逃,其他两只狗也都惊叫着逃跑。黑白黄三只狗的叫声交替着远去,黑狗是“汪哩哩,汪哩哩”的惨叫声,白狗和黄狗是惊恐不安连续奔逃的叫声。周围的人听到这里,都会爆发出笑声。

除了二胡,阿炳还擅长说新闻和琵琶,堪称艺术三绝。阿炳现在是以音乐艺术著称于世,但是在他生前,社会影响最大、最受群众欢迎、最能说明这位街头艺人刚强不屈和峥嵘傲骨性格的,还是他独创一格的“说新闻”。“说起新闻,话起新闻,新闻出勒,啥府啥县,啥格地方?”这是阿炳每次说新闻的开场白,然后再正式开始,四字一句往下说。阿炳基本上每天下午两点左右在崇安寺三万昌茶馆门口,站在借的一张凳子上说新闻。他敢说敢唱,勇于为劳动大众打抱不平。

图注:二胡艺人

阿炳是收集到什么内容就讲什么。无锡有个恶霸顾某强奸家中丫鬟,阿炳得到这个消息后,马上编成说新闻的内容。他绘声绘色,渲染细节,有些段落说得相当黄。而且他说唱时唾沫直飞,不时一口痰吐在地上,直说得周围听众哈哈大笑。顾某因被臭了名声,吓得多时不敢露面。当时的江苏民政厅厅长缪斌是无锡人,他仗势将自己的马养在火神殿里,弄得殿里乱七八糟。阿炳对此十分气愤,于是编了唱词,连日到缪公馆前高声骂唱:“你的老子也是道士,你是一个小道士,你为啥勿把马养到你亲爹的希道院,要养到你蛮爷的火神殿?你穿了青布衫,忘记了围席爿,今日你算做了官,回到家乡来欺道士,兔子不吃家边草,你连兔子畜生还不如……”终于,缪斌的母亲觉得不好意思,出面叫人牵走了马。

图注:二胡艺人

因为名气响,阿炳甚至还有过被人邀请下乡坐轿说新闻的经历。这个故事要从1940年1月9日说起。那天,在无锡城大市桥堍(现在的三阳附近),突然枪声响起,一辆漆黑锃亮的人力包车上有人中弹而亡,这个人就是上任不满五个月的无锡县长杨高伯。人们痛恨杨平时的所作所为,都想听到刺杀杨高伯的详细情况,然而从报纸上是看不到的。阿炳虽然是底层的街头艺人,但他三教九流的朋友多,消息十分灵通。他综合收集多方材料,编成“刺杀杨高伯”的段子,上街说唱,一时远近轰动。消息传到无锡乡下,农民们也很想听。于是,无锡乡下西旸桥这个地方就特地派人来请阿炳下乡说新闻。阿炳被他们诚意所动,收拾二胡、响板,随来人乘轮船到了西肠桥。船靠码头,镇上特意准备了一顶轿子来迎接阿炳。

图注:阿炳

一副墨镜、头上梳一根小辫子的阿炳,被人搀扶着进轿。阿炳是头一回坐轿,不懂得要全身放松才会坐得舒服,反而是全身紧张,屁股是着着实实坐着。抬轿人健步如飞,阿炳在里面晃得连连叫苦。一下轿,阿炳才算嘘了一口气,幽默地说:坐轿子这么勿适意,新娘子坐花轿也亏她呢!引得人哈哈大笑。这天,乡下农民招待阿炳吃饱酒饭,选了宽敞场子,就听阿炳开讲。

别看阿炳其貌不扬,一旦他响板一击,开口一唱,全场顿时鸦雀无声:“说起新闻,话起新闻,新闻出勒,啥格场亨?……”随着“滴滴答、滴滴答”的响板声,阿炳夹白、夹唱,加上插科打诨,把杨高伯被杀的经过、缘由说得活龙活现。当他说到杨高伯一命归阴,到阎王老爷那里做客人时,阿炳越说越快:“东洋赤佬急煞人,赶快戒严关城门,来到出事地方看详情。忽听得又是噼噼啪啪一阵响,吓得东洋人又当出了啥事情。白:再一看,原来是店家在上‘推槽,(门板),拿东洋人(苏南方言,即‘让东洋人,)吓得一大跳。”——听众们哄笑不已,一片喝彩声。

图注:二泉映月剧照

阿炳的琵琶技术,据他自己讲是他父亲华清和传授的。实际上他本人也勤学苦练,善于学习。抗日战争前,著名的苏州评弹艺人张步蟾来无锡的观前街蓬莱书场演出弹词《双金锭》。张步蟾是琵琶好手,每逢阴历初三、初六、初九,他在开书前总要先弹一首琵琶益酬谢观众。阿炳知道后,每次都按时站在入口处,聆听他的演奏,琵琶弹完开始说书时方才离去,风雨无阻。后来张步蟾了解到情况,感其诚恳,向阿炳传授了演奏琵琶的心得。

阿炳的琵琶曲《龙船》实际就是张步蟾教的。阿炳的琵琶技术就是这样越来越好。在崇安寺场子上,阿炳每次必弹琵琶曲《龙船》,以此吸引听众。他每次都将琵琶横放在头顶,高举双手边弹边解释琴声所显示的音乐形象:“锣鼓敲起来了,第一条龙船来哉,第二条又赶上来哉,第三条龙船……”有声有色,煞是热闹。

图注:琵琶演奏

阿炳出门卖艺时一般董彩娣总在身边。不拉琴时,阿炳搭牢董彩娣的肩膀走;拉琴时,董彩娣牵牢阿炳左手边的衣裳。董彩娣还负责收钱。董是江阴北涸人,年轻时嫁给街上一户姓钟的皮匠为妻子,先后生有二男三女,家庭负担重,生活艰难。董替丈夫绱绱鞋底,做做零碎生活帮衬丈夫,才得以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。1924年,皮匠因病不治身亡。董迫于生计,将十三岁的大儿子送到圆作店当学徒,将大女儿送人以减轻负担。之后,她又将两个小女儿送给别人当童养媳,将小儿子托给钟皮匠的姐姐抚养,自己只身来到无锡崇安寺一家烟馆做帮佣。烟馆离阿炳居住的雷尊殿很近,又是阿炳经常去的地方,久而久之,两人从相识到相知,大约在1932年时,经人撮合,结为夫妻。董有了归宿,阿炳也有了家室。从此,只要阿炳上街卖艺,董就提着阿炳的长衫衣角,在前边引路,这成为无锡城里人人熟悉的一个镜头。

阿炳在20世纪三四十年代就很有名气,他是当时的“无锡八怪”之一。在没有吃鸦片(苏南方言,即抽鸦片)之前,阿炳人长得还是蛮神气、蛮挺的。阿炳吃鸦片是在抗战前。据无锡老报人孙云年讲,是当地升泉浴室的老板胡大海引诱阿炳吃鸦片的,因为胡大海看中了阿炳的庙产。阿炳到风月场所去,眼睛是因为梅毒瞎掉的。阿炳的脾气比较暴躁,不顺他的心,对不起,他就不客气。

图注:阿炳

在无锡沦陷时期,阿炳睏完觉,一般下午两点左右就在崇安寺卖唱说新闻。晚上吃好饭、吃饱鸦片,大概在九点,就出城卖唱。阿炳经常去的是城外靠近火车站的京沪饭店一带。因为那个地方人多热闹。阿炳卖唱要价还是蛮高的,拉一曲要两角钱。当时一角钱是三十个铜板,而那时候在“王兴记”吃一碗馄饨只要十五到二十个铜板。阿炳卖唱时如果鸦片瘾上来,就会吃几粒随身带的“红籽籽”,红色药丸一样的东西,价格相对便宜,是鸦片的代用品。

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原来是没有名字的,新中国成立之后这首曲子世界闻名。自从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成为传世的世界著名乐曲后,在介绍阿炳生平的资料中,都非常忌讳提到因生活不检点而导致他沦为卖艺人的这段过程。

图注:民族歌剧《二泉》

实质上,阿炳如果没有这段周折,充其量只是一个循规蹈矩的雷尊殿当家道士而已,终生诵经拜忏做道场,不会去深入研究民乐以及进行乐曲创作,也许一个音乐天才便会庸庸碌碌地度过一生。正是由于沦落到以卖唱为生,接触到社会的最底层,充分领略到了劳动人民为谋求活计而遭遇的难以言表的艰辛,也由于他自己所处的社会地位,他尝遍了人生的甜、酸、苦、辣。所有这些感受,才最终成就了阿炳的《二泉映月久。

从1956年10月开始,无锡人民广播电台正式将全天节目结束的“终了曲”改为阿炳的《二泉映月》。从此,阿炳那如泣如诉的《二泉映月》旋律,借助电波,在每天夜阑人静的时刻,回荡萦绕于无锡上空。当年由于收音机没有普及,无锡城内家家户户都安装有线广播喇叭。这种收听工具因为不需要耗电,一般用户整天开着从不关闭。所以,夜深时分,电台播放的《二泉映月》响彻全城。一时间,空气中迷漫飘散开来的全是《二泉映月》的琴声,这成为太湖之滨无锡城夜间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没有想到的是,“终了曲”《二泉映月》:还变成无锡人的“就寝音乐”。有不少家庭,仿佛上了瘾一样,每天一定要听了这支乐曲才能安然人睡,不然,总会觉得少了什么而睡不踏实。

图注:小泽征儿

阿炳作品尤以二胡曲《二泉映月》最为著名,作品表达了作者发自内心的悲鸣和诅咒黑暗、憧憬光明的心声。日本指挥家小泽征尔曾说,“这种音乐只应该跪着听!坐着和站着听,都是极不恭敬的。”哪怕卑微如尘埃,也会有高山峻岭般的愿望。瞎子阿炳靠卖艺维生,他的人生是卑微的,但是阿炳音乐传达并呈示了人类的心灵颤动和精神图景,宛如人间天籁。(彭忠富/整理;图片来自网络;参考资料《二泉映月》)

 标签: none

作者  :  admin



关于我

about me

admin

联系我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