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河新闻网

三河新闻网是河北省三河市最大门户网站,网站汇集三河新闻,三河房价,三河人才信息,三河租房信息,三河二手等信息,为您创造真实温暖的网络生活。



宠文:新婚第二天,她扶腰“离婚”他道“一经使用,概不退货!”

宠文:新婚第二天,她扶腰“离婚”他道“一经使用,概不退货!”

大家好,今天给大家推荐宠文:新婚第二天,她扶腰“离婚”他道“一经使用,概不退货!”大家有喜欢的记得收藏,免费阅读哦

情迷少帅试婚妻

作者:司文九

书评:新婚第二天,她扶腰“离婚”他道“一经使用,概不退货!”性格迥异的双胎姐妹,姐姐莫欣雨,妹妹莫栩凉,在年少时期同时喜欢上了青梅竹马的图少慕。十六岁那年,姐妹之间有关图少慕产生了矛盾,莫栩凉错手将莫欣雨推下楼梯,莫欣雨因此成了植物人。七年后,图少慕爷爷图袁弘擅自做主结下了图少慕和莫栩凉的婚事,图少慕和莫栩凉开始在了爱恨之中煎熬的试婚,记忆像刺,深入她的心脏,想要取出来,它就不停的折腾,让她永远记得,那些曾经的美好,都成了赤裸裸的耻辱!那是一个身着墨黑色军装的男人,由内而外散发着一股清冷疏离的气息,让人不敢靠近半分,那狭长的双眸,此时透着锐利的光,仿佛所有事情,摆在他眼前,顿时透明化了, 欧阳雪一边说着,一边将视线时不时落在图少慕的身上,脸颊处浮现的红晕,像似坠入情网的娇羞女人模样, 瞬间,刘青羽失声痛哭,边哭还边捶打着图少慕结实的胸膛,哑然到喉咙里无法吐出一个字来, 在院里修建花圃的园丁回头便看见了这样一幕,迫于图少慕在这个家里向来都是冷酷狠戾的角色,那园丁没敢大吼大叫,而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拿起手里的大剪,迅速的离开了事发现场,慕帅,真实姓名图少慕,军二代,部队奇才,年仅二十七岁,凭借无数次打击破坏贩毒团伙,现已经是少将军衔正军职, 电话里得知刘青羽病发,他已然是震怒了,要不是莫栩凉这个扫把星的出现,他欧阳家也不会遭遇一系列的变故,有些事情,还是需要她来直面,比如说欧阳磊的死确实是她害的,所以欧阳家的恨意,她也必须全全揽收。

民国芳华:少帅的倾城绝恋

作者:古韵今风

书评:江山看不尽,最美镜中人……锦绣的万里江山,在我眼中,都不如对镜梳妆的你好看……他是华东七省的督军少帅,军令如山,一生心系家国山河。她是上海街头的平凡报童,天真活泼,纯真无邪游戏人间。十里洋场,倾城绝恋;烽火狼烟,山河动荡;国仇家恨,金戈铁马……百年家国恨,烽烟乱世起,梦里叹浮华,何处是天涯,陈黑虎的所有手下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只感觉有道身影在面前晃了一下。但是等他们回过神的时候,惊奇的发现,腰间的配枪都不见了,周明清楚,如果自己选择不同意,那陈黑虎的下场就是自己的下场。人在生死面前,都是会犹豫的。什么利益!什么富贵!什么地位!只要命没了,这一切都他娘的是扯淡,升明轩听秦沐辰说起过,青帮以往在这种表决中,一般都是中立态度,因此只要杜帮主自己不找死,出面反对。升明轩也就不去管他了。毕竟,也不能把所有人都得罪一遍,但笑了一会后,大家都有些后悔,后悔自己刚才没多压一点。人心不足蛇吞象那!此刻更多的人都有些后悔了,没压升明轩获胜的人是后悔自己没看准行情。而压升明轩获胜的人则是后悔没有多压一些,张孝林心中想到,这边在场的,都是道上混的英雄好汉,我总不能为了赖账,就把洪门的所有帮主都给得罪了吧,若真这么做,我张孝林今天绝对出不了这个门,升明轩本想一不做二不休,找个借口杀了张孝林,但秦沐辰暗中示意,今日暂且不要动手了。张孝林不比之前的陈黑虎,说杀就杀了,另外今日主要目的已经达成,日后想杀张孝林,机会多得是,当然了,等各帮各堂的头子回去之后,也一定都会暗中派人去调查,这个神秘出现的沈宣,到底是何方神圣。 但这些都是后话了,暂且不提。

报告少帅,夫人绑来了!

作者:周堇

书评:陈季白,威震一方的少帅,为人冷傲狠厉,想嫁他的女人排排队绕城两圈。可惜,陈少帅洁身自好,丝毫不近女色。然而,沈千寻表示,那些传说都是骗人的!不近女色?分明是个大色狼!第一次见面就占她便宜不说,后来更是擅闯她闺房!“少帅,我还是未出阁的姑娘,你这么擅闯我闺房,偷看我洗澡,这要是传出去了……”“有什么不好?传出我就能光明正大的把你娶回家了!” 陈季白慵懒的将帽子摘下,缓步的走来,随手将蔡蓉蓉搂入怀中,他那张完美的如刀削一般的俊逸脸庞在璀璨的灯火下更显得 英气逼人,许是穿惯了军装的关系,如今不过是随随便便的一件大衣披风,却也显得刚毅, 半晌,陈季白懒懒的将目光投到我的身上,我下意识的浑身就是一僵,他的视线带着逼迫人气势,我咬紧了牙关,逼着自己冷静的回视他, 我看了一眼安云姵,虽然她刚才掩饰的很好,但是明显,她看向陈季白的时候,眼神很是激动,再看着蔡蓉蓉窝在陈季白的怀里,她眼神里更带上了浓浓的嫉妒, 一众宾客一时间都对我和陆成的婚事存了疑,又觉得我有几分可怜,只有陈季白,慵懒而悠闲的像是不经意之间就将视线移到我的身上,看的十分放肆,弄得我浑身都不舒服,这边的宾客虽然走了大半,但是还有零星的在此,特别是何月仙和陆升嵘还在呢,陆湘湘那事儿闹的这么没脸,他们总得在善后,必须堵住悠悠之口才是, 反正刚才又没有人看到,我爱怎么说那是我的事,再说了,现在不是谁推谁的问题,而是刚才那香艳的一幕还让人记忆犹新, 谁顾得上谁推谁呢?新婚第二天,她扶腰“离婚”他道“一经使用,概不退货!”

 标签: none

作者  :  admin



关于我

about me

admin

联系我

标签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