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河新闻网

三河新闻网是河北省三河市最大门户网站,网站汇集三河新闻,三河房价,三河人才信息,三河租房信息,三河二手等信息,为您创造真实温暖的网络生活。



刘欢生硬改编获胜,杨坤走心演唱陷谷底:我们终究会死在谁手里?

《歌手2019》第五期,刘欢触底反弹,从上一期的垫底位置重返第一。看到这样的结果,在网上的评论出现两极分化。有人认为,刘欢都唱《好汉歌》了,还与另一首武侠经典《沧海一声笑》结合进行改编呈现,这样的「大招」不夺冠说不过去啊;另一派意见认为,这是刘欢在台上最不出色的一次,包括齐豫也是,均不如前几期的表现,却意外获得好名次。而杨坤,前几期油腻的演唱获得超好成绩,而本期最走心的一次,却排名垫底。

我比较认可后一种看法。在竞演前,得知刘欢的选歌后,我也认为冠军非刘欢莫属;可能刘欢的意图也很明显,是要冲一下名次了。而竞演过后,我不得不说出失望两个字。他的名次是冲上来了,但这500位评审,却再一次以实力捍卫了「聋的传人」这一称号。

为什么说刘欢这一期的表现不尽如人意呢?《沧海一声笑+好汉歌》这两首经典之作的颠覆性改编,江湖义气与武侠情仇的碰撞,还加入了电音元素,请来了rapper那吾克热进行帮帮唱。但这样的「一锅炖」真的好吗?不见得。

首先,《沧海一声笑》一开腔我就觉得不是这个味。我一直认为,千万不要轻易把经典粤语歌用国语唱出来,因为听着别扭。不会粤语,要么别唱,要么就重新填一版完全不同的歌词再用国语唱。就像之前在《中国好声音》决赛时旦增尼玛演唱陈百强的《念亲恩》一样,不管你唱得好不好,给人听起来都挺别扭的。

其次,即使别扭,但毕竟是刘欢,唱得还算不错,但唱着唱着,半路杀出个程咬金,那吾克热突如其来的一段RAP 「从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」,让人既突然又有点莫名其妙,不知道他的RAP与刘欢唱的东西究竟有何关系?

然后,刘欢一句接一句地重复「大河向东流…路见不平一声吼」, 那吾克热则一段段地往歌里塞那些十分违和的RAP。一个是气势如虹的压场歌者,一个是活蹦乱跳的说唱歌手,仿佛来自两个世界,这样的组合新鲜,却并没有迸发出惊艳的效果,而且说唱歌手在台上的「戏份」甚至还盖过了刘欢。

总体听下来怪怪的,改编很生硬,没有觉得很好听。本以为很搭的两首歌,却听出了一种胡拼乱凑之感。这就是刘欢祭出的「大招」?我怎么觉得还不如GAI在这个舞台唱的《沧海一声笑》呢。

比起第一期的夺冠,这种差距显而易见。当时刘欢弹着钢琴,凭一首《夜》震撼现场,全程沉稳大气,奢华而又典雅,殿堂级的表演,第一可以说实至名归。

甚至成绩垫底的上一期表现也丝毫不比本期逊色。在那首《Far Away》的改编上,前半段刘欢使用了自己早期作品中的伴奏,而在后半段创作中融入了新鲜元素,别样的电音摇滚风,十分用心的精彩表演,而观众并不买账。而这一期的《好汉歌》,他们倒是一派如痴如醉状。不能否认,刘欢在改编上可能花了工夫,但其实他根本没必要花工夫,只要祭出了这个所谓「大招」,这个冠军就难跑。500位评审,好的就这口。

说了这么多,我不是说刘欢不行,而是感叹,为了迎合这500位「聋的传人」,连刘欢也不得不委曲求全了。因为再不迎合,继续按自己的意愿唱,很有可能就会被「聋的传人」淘汰出局了。别怪我,是你们逼的!给你们美味,你们不接受;你们要「屎」,就喂你些屎吧。还别说,大伙吃得挺香——就是这个味儿!

再看杨坤,自从在第一期凭一曲走心的《我比从前更寂寞》获得倒数第二的成绩后,他怕了,当下就屈服了。怕输的他,从第二期开始,用《要死就一定要死在你手里》和《下个,路口,见》等在其他舞台早已唱熟的「油腻」翻唱,获得绝好成绩,实现完美的绝地反击。当他确认自己应该足够安全时,又试图回归初衷,在本期演绎自己的一首走心之作《I Love You》来致敬初恋。不料这次冒险又再次以惨败收场。这回杨坤应该算是彻底清醒了:以前总作为导师对其他选手指指点点,没想到现在却作为选手,由一帮不懂音乐的「聋子」决定生死。我们究竟会死在谁手里?

是的,在500位「聋的传人」面前,台上所有大腕歌手都必须无条件妥协,别谈什么音乐了,只需诉点情怀、炫点花样、飙下高音,比什么都管用。

别逼!再逼,下一张牌可能杨坤要出《无所谓》,齐豫要出《橄榄树》,而刘欢,逼不得已时可能要出《亚洲雄风》与《我和你》了。就问你一句,怕还是不怕?

 标签: none

作者  :  admin



关于我

about me

admin

联系我

标签云